首批外资提交公募申请 贝莱德与路博迈如何布局中国?

美林直播课堂官方 基金 发表时间:2020-04-01 23:00 阅读 45

原标题:首批外资提交公募申请,贝莱德与路博迈如何布局中国?

贝莱德是资管规模排名全球第一的巨头,而路博迈则被称“共同基金之父”。这两大机构在海外都以公募基金的形式运行,因此“公募基因”势必要在中国复制。

4月1日,证监会官网公示,贝莱德与路博迈已经提交了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设立资格审批申请。

证监会官网显示,目前审批进程为接受材料。贝莱德用于提交申请的主体为贝莱德金融管理公司(BlackRock Financial Management),路博迈用于提交申请的主体为路博迈投资咨询(Neuberger Berman Investment Advisers LLC)。

4月1日中午,贝莱德亚太区主席鲍哲钰 (Geraldine Buckingham)回应第一财经表示,“我们很高兴在中国国内的业务发展又迈进了坚实的一步。我们可以预见中国资本市场的资产规模将迅速增长。从长远来看,我们坚信中国是贝莱德最具发展潜力的市场之一。我们将继续致力于发展在中国的业务以及本土投资能力,帮助客户应对当前复杂的投资环境,实现财务目标。

贝莱德是资管规模排名全球第一的巨头,而路博迈则被称“共同基金之父”。这两大机构在海外都以公募基金的形式运行,因此“公募基因”势必要在中国复制。顶级外资巨头加码中国市场的大幕已经拉开。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1日是中国金融市场再开放新的里程碑。从4月1日起,中国正式取消对证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一系列外资独资的证券公司、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等开放项目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备过程中。

“共同基金之父”路博迈加码中国

4月1日,路博迈方面回应第一财经称,已于4月1日正式提交公募业务申请。

“路博迈始终看好中国经济发展前景和业务机遇,并不断在中国加大投入。如果获得公募业务牌照,公司将能够更全面的发挥集团全球优势,为中国投资人带来成熟专业、多样化的投资策略和管理模式,同时,积极引入海外资金,投资中国市场,大力支持上海金融中心建设进程。”此前,路博迈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CEO刘颂在接受第一财经独家专访时表示,从2005年开始,他就经常从香港飞北京。十多年过去了,到了2016年,外资终于等来了WFOE PFM的开闸,能以独资的形式开拓广阔的中国境内市场。未来,获得公募牌照也是众多外资巨头的终极目标。

15年前,当时多家老牌外资机构成为中国社保基金的第一批境外投资管理人。15年磨一剑。2020年4月,外资机构就可以正式向证监会提交材料,申请在中国境内设立独资的公募基金,而刘颂的想法始终未曾改变——WFOE设立的第一天便是为了最终的公募目标而前进。筹备工作很早便已展开。

刘颂表示,公司在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公司治理、内控合规、信息安全、投资策略等各方面都加速布局。2017年11月9日,路博迈投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并于2018年发行了一只债券私募基金,此后又发行了A股量化等产品。

“其实更多问题在于协调,公募基金的框架相对繁复,外资在中国的内部IT系统需要全新且独立,数据不能同海外母公司共享等,这套体系在设立的过程中需要与母公司和中国监管机构进行诸多沟通。”刘颂表示。

母公司路博迈(Neuberger Berman)成立于1939年,截至2019年末,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约3560亿美元。创始人罗伊·纽伯格(Roy Neuberger)被誉为美国共同基金之父。 刘颂则是资管界的资深人物,他曾在中国香港及内地相继效力景顺(Invesco)和景顺长城(Invesco Great Wall);2012年底,他开始担任德意志资产管理大中华区主管。加盟路博迈之前,刘颂为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他贯通外资、中资资管业务模式。

全球最大资管贝莱德展中国雄心

作为全球第一大资管机构,贝莱德也毫不掩饰自己的中国雄心。

值得一提的是,美联储上周二委任贝莱德引导数百亿美元购买债券,即协助美联储展开救市计划,足见这家资管巨头的影响力。

2017年12月28日,贝莱德在上海的外商独资企业已成功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成为私募基金管理人。此后,发行了多只私募基金,并为转型公募基金做准备。

去年4月,贝莱德的一则人事任命引发行业轰动,当时贝莱德宣布任命汤晓东为中国区主管,于当年7月起生效,负责管理发展和执行贝莱德在中国的长期业务战略。

之所以该任命受人关注,也是因为汤晓东之前的相关履历颇丰,他担任过广发证券副总经理兼广发控股香港总经理,也华夏基金担任过总经理,任职期间带领华夏基金与多个国际伙伴建立合作关系,有效地推进国际业务策略的本土化。

此前,该机构也多次提及,配置中国市场则具备战略性意义。贝莱德智库亚太区首席投资策略师庞文博(Ben Powell)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资本市场不仅规模庞大、流动性较强,而且与其他全球资产的关联度相对较低,再加上中国资本市场的开放使国际投资者更容易进入中国市场。

贝莱德认为人民币债的吸引力也在攀升。“目前,全球政府公债作为投资组合压舱石的作用正在下降,这是因为部分国家正在接近零利率下限,利率很难再进一步下行,尤其是欧元区和日本。中国资产则拥有更高的相对收益,且与全球资产的相关性更低,有助投资组合的多元化。早前,很多全球投资组合中并无中国资产,或占比极低,准入限制是主因,但随着中国市场不断开放和国际指数的纳入,这些壁垒都在逐步消除。”贝莱德智库在此前发布的《资本市场假设》中提及。

“现在是属于亚洲的时代,因为亚洲在当前全球增长动力方面举足轻重,而中国是亚洲最重要的经济体。如果进行量化,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超过50%来自亚洲,30%左右的增长来自中国。”庞文博称。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此文由小编整理、编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美林直播课堂 » 基金

(以上观点仅供参考,不可作为操作建议。)

  • 0
  • 0
  • 0
  • 0

相关评论

我欣赏你哦~

继续保持,我打赏我光荣